1947年7月,国民党军队大举向苏中解放区进攻,遭到新四军的顽强反击。两军在江苏省如皋县以南地区发生了激烈的战斗,新四军包围并歼灭了国民党军49师共10000多人。这就是著名的“如南战役”,也是解放战争中第一个歼灭国民党军10000人以上的大战役。

7月20日左右,如南战役已基本结束,新四军主力部队陆续撤离这片战场,转战其他地区。

当时有个战地记者,名叫季音,他为了尽可能多搜集些关于这次战役的第一手材料,便离开了主力部队,进入战斗刚刚结束的现场进行采访。

方圆几十平方公里的战场上,虽然炮声已经沉寂,但仍然四处浓烟滚滚,不时传来零落的枪声,说明还有些被击溃的国民党散兵在活动。

季音注意到,一些村子里已出现了劫后归来的农民,在收拾毁于炮火的家园。一群群年轻的民兵,有的在河塘里、草丛里,搜寻国民党军丢弃的武器、弹药;有的扛着钢枪、铁叉,四处奔跑着,在捕捉国民党军的散兵。

季音从一片玉米地边的大路上走过,突然,几个农民大声喊着拦住了他的去路:“同志哥慢走!这玉米地里藏着孬中央(指国民党士兵)呢!”

农民们说罢,转身向着密密的玉米林大喝:“快出来缴枪!他们新四军优待俘虏!”

果然,悉悉索索一阵响,两个国民党散兵举着手从玉米林里沮丧地钻了出来。

季音继续往前走,来到一个叫福元乡的村子,他看到村边一个河塘周围站着许多人,有七八个年轻人正在水塘里打捞着,心中很好奇,便停下脚步看他们到底在打捞什么东西。

忽然,一个小伙子冒出水面,手中高举着一支湿淋淋的冲锋枪,欢呼着:“摸到了,摸到了!”

另外几个青年见状,又钻进水里,把池塘水搅得混浊不堪。此时池塘边上已堆了一大堆才捞上来的枪支弹药……

季音明白了,这些饱受战争之苦的农民,劫后归来的第一件事,不是从炸塌烧垮的残垣断壁中寻找出一些可用的生活用具,也不是从国民党军的工事里搬回自家的门板、衣柜和已被劈开的床铺,而是不顾辛劳和危险地四出奔跑着,为新四军部队搜集枪支弹药。

季音和《如来大众报》的记者司徒慧一起,在战场上转悠了两天,跟着民兵们一起抓俘虏、一起搜集枪支弹药,同时进行采访。这使他们了解到许多平时很不容易知道的生动情况。

谁知,正当他们俩兴致勃勃地进行战地采访时,形势发生了变化:从南面调来的国民党增援部队赶到了,该部沿着西边的公路前进,绕过了如南战场,攻占了新四军的后方如皋城。

季音和司徒慧因为离开了部队,信息不灵,采访结束后的第三天,也就是7月23日,决定一道返回如皋城去发稿。

他俩走着走着,忽然看到公路上一队队穿着黄色军服的队伍在行进,季音心中疑惑不解:这是什么队伍?是前来支援的兄弟部队么?

很快,季音和司徒慧走近了如皋城南门,在那里站岗的几个士兵发现了他们,立即举枪吃喝:“什么人?站住!”

季音和司徒慧一看,站在不远处的分明是几个国民党军士兵。这才恍然大悟,知道如皋城已被国民党军占领,他们误入敌阵了!

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们马上掉头就跑,三五个国民党士兵立刻死命地追了上来,一边跑一边嚷嚷着,不断开枪向他们射击,子弹在他们身边“唆噢”地飞过。

追兵越来越近了,与季音和司徒慧的距离只剩下20来米,尽管他们插进小路使劲跑,但距离显然没有很快拉开……

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,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了:远处飞来了两架国民党空军战斗机,很快飞临如皋城南门上空。突然,飞机先后俯冲下来,对着城门口国民党军的阵地猛烈扫射起来,一片雨点般的机枪子弹,打得地面火烟飞迸。

季音事后才弄明白其中原委——原来,国民党空军的飞行员也同他们两个人一样,对战局形势的变化不知底细,还以为如皋城仍在新四军手里,于是冒冒失失地对他们自己人开起火来。

一阵阵猛烈的扫射,迅速打退了追兵,那几个国民党士兵慌忙逃回城门口,钻进了地堡。季音和司徒慧喜出望外,立即继续飞奔,钻进了玉米林,又游过一条小河,才脱离了险境。

他俩远眺如皋城南门上空,那两架帮了他们大忙的国民党军战斗机,还在那里盘旋呢。

当天晚上,季音找到在当地坚持敌后斗争的一个机关,抓紧时间,在那里写了一篇《如南战场目击记》,不几天就在苏中解放区的《汇海导报》上以一版头条位置发表了。

不久,淮阴《新华日报》连载了季音根据如南战场上的所见所闻写成的长篇报告《在苏中前线》。新华社华中分社编辑部主任陆笑雨读到后,认为此文比较真实而生动地反映了人民战争的真相,他写了个推荐意见,把这篇长通讯全文电发到延安新华总社。

在当时的条件下,这可说是破例的。

这次如南战场上的采访,是季音三年多的战地记者生涯中难忘的经历之一。类似的惊险场面,以后又经历了多次。

后来季音经常深有感触地说:一个记者要不负人民的委托,争取较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,有时就需要有一种不怕苦、不畏死的勇敢精神。萎缩不前,怕树叶掉下来会砸破头的精神状态,是与记者的职责不相称的。

首页时政